首 页 关于我们 茶楼商城 茶楼大学 茶楼设计作品 各地茶楼

南宋杭州茶馆

来源:茶楼网 发布时间:2017-06-17 围观:1375次

  杭州茶馆始于何时,史料无明确记载。其雏形约在唐代初年就已出现,当时江南一带的寺院里有“茶寮”、官署和驿舍里有“茶室”等,都可提供茶水供人饮用。不过这些地方都不是以卖茶水为业谋生的,故不同于现代意义上的茶馆


  真正以卖茶水为业的店铺是在唐代中叶以后始有的,唐人封演《封氏闻见记》中说,玄宗开元年间,“自邹、齐、沧、棣、浙至京邑,城市多开店铺,煎茶卖之,不问道俗,投钱取饮。”这里虽未提及当时叫做钱塘的杭州,但一般说来,茶馆业的产生与城镇的商业经济发达程度及饮茶风习的普及程度密切相关。杭州位于著名的产茶区,也是我国饮茶风习形成交早的地区之一,自三国尤其是隋朝以后,经济发展较快,人口增加,城市繁荣,商业兴旺,给茶馆的产生打下了坚实的社会经济基础。所以可以说杭州的茶馆业在唐代中后期已经萌芽。北宋时杭州茶馆虽有所发展,但仍未形成气候。


  杭州茶馆的兴起是在南宋。北宋灭亡后,南宋定都杭州,易其名曰“临安”,给杭州茶馆业发展带来了巨大契机。作为都城的杭州,四方人士荟聚,人口倍增,城市发展迅速,商业集贸高度繁荣。同时,随着社会的发展杭州产生了一个人数众多的市民阶层,兴起了市民文化。所有这些,要求有一种多功能的大众活动场所。由于饮茶风习的广泛普及,加上茶馆集休闲、饮食、娱乐、交易等多种功能于一身,自然便成了首屈一指的选择,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南宋时茶馆多叫茶肆、茶坊,当时杭州城内,茶肆茗坊密布,盛极一时。许多史料中均有记载,而最为详尽生动的当属南宋诗人吴自牧著的《梦梁录》了,书中说杭城处处各有茶坊,尤其是卷十六《茶肆》一节云:


  “汴京熟食店,张挂名画,所以勾引观者,留恋食客。今杭城茶肆亦如此,插四时花,挂名人画,装点店面。四时卖奇茶异汤,冬月添卖七宝擂茶、馓子、葱茶、或卖盐豉汤;暑天添卖雪泡梅花酒,或缩脾饮暑药之属。向绍兴年间,卖梅花酒之肆,以鼓乐吹《梅花引》曲破卖之,用银盂勺盏子,亦如酒肆论一角二角。今之茶肆,列花架,按顿奇松异?等物于其上,装饰店面,敲打响盏歌卖,止用瓷盏漆托供卖,则无银盂物也。夜市于大街有车担设浮铺,点茶汤以便游观之人。大凡茶楼多有富室子弟,诸司下直等人会聚,习学乐器,上教曲赚之类,谓之“挂牌儿”。人情茶肆,本非以点茶汤为业,但将此为由,多觅茶金耳。又有茶肆专为五奴打聚处,亦有诸行借工卖伎人会聚行老老,谓之“市头”。大街有三五家开茶肆,楼上专安著妓女,名曰“花茶坊”,如市西南潘节干、俞七郎茶坊,保佑坊北朱骷髅茶坊、太平坊郭四郎茶坊、盖此五处有吵闹,非君子驻足之地也。更有张卖面店隔壁黄尖醉蹴球茶坊,又中瓦内王妈妈家茶肆名一窟鬼茶坊,大街车儿茶肆,蒋检阅茶肆,皆士大夫期朋约友会聚之处。”


  这一段话,虽只寥寥四百余字,但却包含着丰富的内容,可以说基本上刻画出了南宋杭州茶馆业的全貌。


  南宋时杭州茶馆业已高度繁荣,出现了许多有相当规模的茶肆,这些茶肆已不是早期那种简陋的卖茶水店铺了,而是有固定的店屋,有的甚至是富丽堂皇的高档式建筑,室内布置也非常考究,挂画插花,摆放盆景,借以吸引顾客。


  茶肆虽以茶得名,但出售的并不仅是茶水,而是有着各种各样的饮料,甚至还有的兼受风味小吃。南宋以前的个人引用的多为饼茶,而且习惯在茶中添加各种佐料,以增茶味,这种习俗在市民阶层中更为盛行。南宋时,虽然在文人学士中以开始盛行不加调料的清饮,但因为茶馆顾客多为一般市民,所以出售的也是适应市民需要的添加诸如芝麻、生姜等各种调料的奇茶异汤,如上文提到的七宝擂茶、葱茶之类的。甚至还卖一些与茶毫不相干的食物,除《梦梁录》中说的盐豉汤、梅花汤等外,南宋人周密写的《武林旧事》中提到的还有甜豆沙、椰子酒、鹿梨浆、木瓜汁、紫苏散等数十种,花样繁多。


  为了扩大经营范围,有的茶肆甚至还销售其他商品,如服装、字画、古玩等等,简直可以算是个百货商店了,如《武林旧事》中就提及有个“天街茶肆“的,逢年过节,均“罗列灯球等求售,谓之‘灯市’ 。”


  茶肆为招待顾客,大多都要增加各种各样的文化娱乐活动,引进曲艺艺人,有的奏乐唱曲,供茶客欣赏,增添雅趣,以助茶兴;有的“挂牌儿”,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开“辅导班”、“培训班”,吸引富室子弟、社会闲人前来学习乐器演奏和曲艺表演。尤其是在茶馆中说书的比较普遍,这类茶馆又称为“书茶馆”,如《梦梁录》中说:“王妈妈家茶肆又名一窟鬼茶坊”就是一例。“一窟鬼”指“西山一窟鬼”,乃宋代著名民间故事,也是说书人百说不厌的话题,可见王妈妈家茶肆即以讲说此故事而出名。另据南宋人洪迈著的《夷坚志》说,临安嘉会门外茶肆,“幅纸用绯帖,尾云:今晚讲说汉书“,就更是一个说书场所了。
此外,《梦梁录》中还提到了几类特别的茶馆:


  “人情茶肆“大概是以卖茶水为借口,收受别人钱的,借机敛财之场所。
“市头“是各行各业的人聚会场所,同一行业的劳动者约定俗成按时来到特定之茶肆边喝茶边洽谈生意、觅谋职业,交流技艺,品评司理。


  “花茶坊“则是茶馆并营妓院的,这在另一半南宋人著的讲述杭州故事的书《都城记事》中叫作“水茶坊”,并说此“乃娼家聊设桌凳,以茶为由,后生辈甘于费钱、谓之干茶钱。”而《武林记事》中更是说当时杭州“诸处茶肆、清乐茶坊、八仙茶坊、潘家茶坊、连二茶坊、连三茶坊,及金波桥等西河以至瓦市,各有等差,莫不靓妆迎门,争妍卖笑,朝歌暮弦,摇荡心目。凡初登门,则有提瓶献茗者,虽杯茶亦犒数千,谓之点花茶。”这类茶馆是富豪大贾、纨绔子弟寻找刺激,一掷千金之所,自然嘈杂吵闹,所以说非君子驻足地也。


  南宋时杭州除城内茶馆密布外,城外交通要道和风景点也有茶肆。许多史料中都有记载,如《鬼董》书中说的钱塘江观涛处,《玉照新志》中说的南郊龙山等地,都有不少茶肆,供游人品茗解渴兼带休息之用,生意也很兴隆。


  经过多年的发展,杭州茶馆的经营机制也日趋完善,稍大些的均雇有专司茶事之人,谓之“茶博士”,负责为顾客煎茶倒水,提供服务。茶馆营业时间也各有不同,除了白天日常营业的外,有“五更点灯”的早茶馆,甚至还有为人们夜游服务的夜茶馆。


  除了稍具规模的茶肆外,南宋杭州还有遍布各初的茶摊,如《梦梁录》中说的“车担设浮铺”,这是可游动的茶摊。还有一种固定不动的茶摊,都是较简陋的卖茶水处,这类茶摊功能就比较单一了,类似于今天街头“卖大碗茶”的。另外,还有许多走街穿巷提着茶瓶上门服务的“鬻茶者”,当然这已不算是茶馆了。


  南宋杭州居民成分复杂,茶馆为了适应需要,种类繁多,情趣各异,三教九流都可以找到与自己地位和喜好相适合的去处。市民阶层的产生,市民文化的兴起,促进了茶馆业的蓬勃发展。茶馆逐渐成了人们日常活动的一个重要场所,因此社会百态,尽汇其中,各种新闻信息、奇谈怪论在这里都能听到。据《老学庵笔记》一书载,南宋权臣秦桧的孙女崇国夫人豢养的一只宠物狮猫,一日不慎走失,限令临安府为其找回来,官府无奈之下,“乃贿入宅老座,询其状,图百本于茶肆张之”,希望能从茶肆中打听到狮猫的下落。


  总之,南宋杭州茶馆,形制多样,功能齐全,基本上确定了茶馆业的发展格局,以后历代都没有超出过这个总体框架。

文章标签:
注:投稿和图片来源原作者配图以及网络互联网,如有侵权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浙ICP备13025679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1711号

Copyright©2003-2018 www.chalou.com 茶楼网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咨询热线:13588139888

龙荼在线客服
古建网 茶楼网
微信订阅号